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四年广佛同城路 煮一壶开水却冻成了冰(图)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0-27

  工作了一天,阿康开着黑色粤E牌车,从龙溪大道自东往西驶入佛山海八路。在这个地方,每天有无数两地车主像他一样来往于两地之间。随着收费站在去年的拆除,“五丫口收费站”的隔阂已被广佛市民日渐淡忘,但近日广州的一纸限车令征集意见稿,让这条城际线再度清晰起来。

  与他对向行驶的,是2009年3月从广州来到佛山工作的张小鱼,她比佛山土生土长的阿康更明显地感觉到广佛同城的微妙变化。在短短的四年时间,她不但目睹了越来越多的广州朋友变成佛山的“邻居”,而且亲历佛山限购、广州即将限外地车,同城从暖转冷,继而转凉的变化。

  2009年上半年,佛山以561万平方米的商品房成交量高居榜首,首次超过广深,成为商品房面积的销售冠军,其中靠近广州的南海区成交占比四成。

  “佛山的房子单价都要九千块?抢劫啊?那我不如买番禺!”2009年常去佛山出差的广州人阿昊从未想过要在佛山置业,尽管佛山同事大力推荐这一区域的升值空间和居住环境,但在他看来,桂城千灯湖拥有两层使用空间的LO FT产品,单价9字头,贵得“离谱”。

  当时,刚从广州调到佛山工作的张小鱼,亦在南海桂城看了几套房子之后,便打定主意,还是每天开车往返佛山禅城和广州番禺。

  那是2009年3月,广佛同城化正式落地,在前一年的10月份,两地年票互认。

  当年,张小鱼加入逐渐壮大的“广佛人”阵营,每天往返于那条在2000年建成通车环绕广州和佛山东部的环城高速公路。那个时候,她回家的路是一个半小时车程。尽管那时“环城高速”和“堵车黑点”几乎是近义词,尽管广佛暂时未有实质性的融合,但是同城却是两地共同的努力方向。张小鱼的几个广州同事先后在金沙洲和被称为“中山九路”的黄岐置业安家或者小本投资;而另一个换了新工作、到南海上班的同事,更是在盐步海纳天河买房后,举家迁到南海。

  “广佛同城的先行者?我看一般先驱通常最后变成烈士了吧。”张小鱼一边跟佛山买房的同事和朋友开玩笑,一边驾着粤A牌小车经过拥堵的环城高速。不过,笑归笑,张小鱼开始认真地盘算着佛山不断上升的楼价。当然也在心里思量,同城化到底是不是真的“靠谱”。

  2009年上半年,佛山以561万平方米的商品房成交量高居榜首,首次超过广深等一线城市,成为商品房面积的销售冠军,其中靠近广州的南海区成交占比四成。业内人士分析,佛山房地产成交量大幅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广佛同城政策落地,佛山部分区域价格优势明显,吸引了广州人到佛山置业。其次才是佛山旧城改大量拆迁户的消费力支撑。

  对于新广佛人来说,置业的范围已经圈到了里水金沙洲、黄岐盐步等区域。广佛交界处的楼盘如中海金沙湾、恒大御景半岛、时代糖果、雍景豪园、海纳天河等楼盘的售楼部门前,通常停满了粤A牌车辆,据楼盘的销售人员介绍,广州买家分别占到八成甚至九成以上。

  2011年初,张小鱼的广佛同事们在海八路旁的某小区“团购”了七套小户型,豪气了一回。随后,张小鱼也一次性付款买下桂城地铁上盖的一套小户型公寓。“住在地铁上盖,感觉跟广州线日广佛地铁开通。阿昊从广州海珠区打车前往芳村,再搭上这条被称为“国内首条跨市的地铁线”到南海金融高新区站,为桂城投资的一套小户型缴纳物业管理费。在一年多之前认为“9字头太贵”的他,最终还是跟朋友合资购买了一套60平方米的小户型用作投资,而入手时单价已上涨至1.3万元。

  在这一年时间内开通的除了广佛地铁一号线之外,广州地铁五号线也从东边的黄埔区穿过环市路,开到荔湾区的滘口客运站。广州地铁五号线直达南海的大门前。

  随着《广佛同城建设2010年度重点工作计划》不断将两地互相通融的工程提上日程表,两地的交通更加通畅便捷,她往返两地的道路除了环城高速、佛陈公路之外,在2010年底又多了一条连通广州南站与佛山南海、顺德的海怡大桥。海怡大桥的开通,结束了番禺、南海两地无陆上直接通道的历史。从南海中心城区去广州南站的车程从一小时缩短至约20分钟。同时开通的还有魁奇路东延线五斗桥以东段辅路和港口南路。从那个时候开始,张小鱼下班回家的路缩短为一个小时。

  而让她感受更深的是,越来越多的广州人到佛山买房。广佛交界处的楼价不断攀升,这让她动了买房的心思。“同事在中海金沙湾买的房子从2008年前后的五六千,一年一年地往上爬,直奔一万三四。房子升值的同时,还不耽误赚租金。他租给在广州三元里做生意的外国友人。每个月看他在办公室打电话用一口英文催房租,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就在2010年,佛山的住宅成交量以781万平方米的好成绩再度超过广深,稳坐广东省2010年度楼市成交的冠军宝座。这一次,这个数字在她的意料之中。

  在这之后,广佛同城化的效应仍旧继续扩散,热度不减。2011年初,张小鱼广佛两地的同事们在海八路旁的某小区“团购”了七套小户型住宅,全部为投资用途,其中一位同事买下两套,大伙豪气了一回。随后,张小鱼也在桂城地铁上盖一次性付款买下一套小户型公寓,作为在佛山自住或者未来作为投资放租。“住在地铁上盖,感觉跟广州真的一体了。”

  在地铁开通的前后一年时间,张小鱼和她的同事们在广佛交界处投资或者置业绝非个案,她们既不是专业炒房团,也不是出手阔绰的豪客们,但置业和投资的步伐已经从金沙洲、黄岐和盐步,蔓延到桂城、禅城乃至顺德。例如位于桂城千灯湖大盘之一的保利花园,在销售三期时,统计数据曾显示,来自广州的买家与之前相比增加了约10%。就连距离广州最远的一个站点,魁奇路站旁边小区都有业主称,“有了地铁,晚饭后就可以散步到天河城去逛个街。”

  尽管广州和佛山都在各自区域的限购,将对方拒之门外,但是两个城市仍旧像是分不了手的恋人,限购让同城化似乎降了温,但是两地通融的余热还在,只是略显尴尬。

  就在广佛同城化利好不断,两地交通和置业日趋融合,楼市一片风和日丽、前景光明的时候,佛山限购令出台了。2011年3月佛山限购令落地,就好像是炎夏遭遇了一股强冷气流。除了整个佛山五区执行限购、限外之外,贷款也实行限外的政策,这让之前业界对于“同城背景下,结合部应该适当考虑”的预判落空,不但出乎业界的预料,不少准买家也始料未及。

  “我们家打算在佛山买套别墅作为度假和养老,有什么笋盘推荐?”直到佛山限购令执行近半年的时间,张小鱼还接到来自广州同事的咨询电话,她的同事在选择购房区域的时候,已经将佛山纳入自己在广州的生活工作圈内,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因为没有佛山社保或者纳税证明,而已经被拒之门外的事实。

  限购令下的同城路开始出现多方面的尴尬。消费者走进售楼部时,面对的却是销售人员“暧昧”的态度,甚至不少广佛交界处的楼盘不得不拒绝来自广州的准买家。虽然在限购早期有一些楼盘曾帮助或者默许异地买家以补缴社保等形式来获取购房资格,但是从2011年8月起,佛山重申限购令严格执行,异地客户补缴社保获取购房资格等形式不予被认可。

  面对佛山不断重申收紧的政策环境,不少跨区域买房的消费者,面临购房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后,还一只脚被过户卡在门外的遭遇。另一方面,消费者开始留意到,即使自己想买的单位已经抢不到,但是这些广佛盘再也不敢宣称自己“热销”,交界处的楼盘动辄有七八成以上买家来自广州的情况,变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如果留意不少大沥、里水的项目也不难发现,这些位于结合部的房子在宣传推广的过程中,也开始从招揽广州客户,到“出口转内销”,从产品户型到配套,都转向讨好本地刚需客。

  “在我们7月份开盘推出的单位中,佛山南海本地的客户成为了成交主力。”2012年下半年,位于里水的珠江科技数码城的相关负责人曾介绍,该项目近日推出的95平方米户型中,以里水、大沥的客户为主,而禅桂中心区以及广州的客户则并不明显。这一情况与领地海纳公馆的成交情况相同,据该项目销售经理介绍,目前成交的客户主要以佛山本地为主。

  尽管广州和佛山在各自区域的限购,将对方拒之门外,但是两个城市仍旧像是分不了手的恋人,限购让同城化似乎降了温,但是两地通融的余热还在,只是略显尴尬。

  先是张小鱼在2011年底取消佛山手机号码,因为2012年1月广州、佛山之间的移动电话长途和漫游资费正式取消,她和同事们告别随身携带两三个手机的历史。

  同时,阿康在每天往返广州工作的途中,发现海八路五丫口收费站开始拆除。因为根据广东省交通厅相关文件要求,五丫口、新沙收费站于2012年1月8日零时起终止收费。此外,还有东新高速、平丹快速的部分开通。这一年,张小鱼从佛山禅城回广州番禺的路程,缩短至45分钟。然而,却鲜有广州的同事再咨询她关于佛山的靓楼笋盘。

  当年9月,广佛地铁二期工程开工建设,报道称这条轨道交通预计将于2015年前建成通车。张小鱼的三名同事先后在禅城购买不限购不限贷的商业公寓,在他们看来,同城化的利好显得有点轮廓模糊,已经比不上中心区商圈地铁物业的吸引力和明朗前景。

  “广州要限外地车,这是很明显的信号。广佛只是表面说同城而已。如果我换房一定买广州的,佛山的房不会考虑。”广州发布限车令的征集意见稿之后,张小鱼的表妹阿诗如是说。

  2013年4月,一纸征集意见稿掀起两地波澜。在广州限车的范围线上,几乎是把广佛两地的结合部重重地描上了一笔。

  这远比此前佛山车主们预计的“以中心区为主的部分区域限行”,以及“佛山车不限行”等猜想要要冷酷无情得多,大有两年前佛山限购令让广州消费者对“结合部地区或许不限购”的幻想被全面限购的冷水浇醒一样。这让两地消费者,尤其是佛山的买家心生疑惑,“说好的同城呢”?

  尽管张小鱼依旧开着她的粤A牌车,往返广佛两地,限车对她而言不是个交通问题,但在她和她那些把仅有的资产都投资房产的同事们眼中,这是关乎投资前景的问题。“最近,我和广州朋友在讨论佛山的商业公寓值不值得投资问题。广州“限外”前,我们认为短期收益不能抱太大期望,但是桂城等区域利好和靠近广州,有长线支撑。一旦广州“限外”,我们对同城化的预期不再那么乐观。”

  “广佛只是表面说同城而已。如果我换房一定买广州的,佛山的房不会考虑。”广州发布限车令的征集意见稿之后,张小鱼的表妹阿诗表现出冷静的态度。在广佛同城最热的2010年,她来到佛山工作,全家也从荔湾区的上下九搬到了滘口客运站附近,“好几个同事都买了南海的房子,但我坚持买广州芳村区域的。广州要限外地车,这是很明显的信号。总之,在佛山工作在广州居住总有一些不方便的地方。”

  从2009年开始的这四年,广佛同城化经历了从暖到热的过程,而现在不仅面临从热到凉,再到一盆冷水的限车令的考验。

  更有观点认为“广州限外的政策宣告了此前数年两地政府大力推进广佛同城化努力的失败。”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